如何评价已经过去的2017

首页    行业聚焦    如何评价已经过去的2017

岁末已至,又到了总结的时候。

 

作为本年度的最后一篇推文,我想和大伙一起来回顾下我们这个行业的 2017。

 

设备层数字化

 

数字化无疑是这几年工业行业的重头戏。而在 2017 年,数字化开始呈现出快速向设备底层元件演进的趋势。

 

这其中,年初曾提到的就是设备层数字化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大批自动化厂商在今年推出了各自的 IO-Link 产品(尽管 IO-Link 技术本身其实已经面市好几年了)。这种现场级的点到点,将帮助产线设备实现底层,让各种能够以一种接入其控制系统。设备的 I/O 系统将因此从包括、、、...等在内的各个方面。

 

然而真正让我们感受到现场设备数字化强劲势头的,是各种基于数字技术的动力传动产品的出现,并且它们都因为数字化而带来了功能性和易用性...等多方面的极大提升。例如:

  • 数字技术将中的气体回路和阀体种类简化到只有一种,而功能却比原来更加灵活、更强大,甚至可以用来;

  • ,不仅体积小巧紧凑,并且操作和维护的应用体验都得以极大提升;

  • 借助无线数字通讯技术,将现场置于云端,为大量和提供了一种非常有益的预防性维护解决方案;

  • 让能够承载更多实用的电机数据,同时将其;

 

在我看来,这种底层设备元件、尤其是基础动力组件的数字化,其现实意义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数字化正开始在 OT 实体层面为企业赋予实用的应用价值,而这其实正是我们时下正在践行的制造融合和产业升级所必须具备的核心与基础。

 

进一步的集成化

 

随着用户需求变得越来越多样、复杂,各种跨界技术在自身不断迭代的同时,它们与设备系统之间的集成和整合必然是一个长期持续的渐进过程,并且会在不同的时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

 

进入 2017,大家对于像  和 这类使用的集成运控产品已经是十分习以为常了,因为这些技术早已经被市场和用户认可和接纳,开始进入快速普及的阶段了。

 

而像  这类就完全处于另外一种境地。尽管业内仍然对其应用前景保持着极为乐观的预期,但仅从近些年各家已经发布的几款产品看,功率限值和硬件成本...等方面的制约因素依然还是很明显的。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厂商们在此项技术上的推进。例如:Rexroth 方面就在其新一代的 IndraDrive MI 系统中增加了现场级驱动模块;Beckhoff 也在今年的 SPS IPC Drive 上推出了其分布式驱动系统;而 Kollmorgen 则是将集成驱动与直驱电机技术整合在一起,专门为协作机器人打造了一款名为 ,极大的简化了机器人产品的设计和制造。

 

这一年中最吸引眼球的集成运控产品当属一些自动化厂商推出的各种基于长定子直线电机技术的,从 ,到 ,再到,以及、  和 MagneMotion,尽管它们的各有千秋,但却都让我们看到了的可能。更重要的是,已经有不少用户将此类传输系统了,可以说,这种独立动子式电驱传输技术正在开始被

当然,除了运动控制以外,自动化控制系统在进化过程中还需要不断集成和整合各种不同类型的跨界技术,例如:...等等,这一点从...等投入就可见一斑。

 

 

融合的方向

 

关于制造技术的各种融合,如果说前两年还仅仅是一些预测性的概念和设想,那么今年我们就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各家在这方面布局的实际行动了。

 

例如 ,就是非常典型的设备驱动系统与控制平台的整合;再比如从年中 ABB 收购 B&R,和 , 就能明显看出 PA(Process Automation)和 FA(Factory Automation)趋向融合的节奏;而几大自动化厂商相继推出各自的大数据云平台,如:、Abbility、Predix、FactoryTalk SCIO、ECOStructure...,则是硬生生的将 IT 技术架在了 OT 系统之上。

 

然而,对于制造企业来说,是否真的都需要这种大一统式的生产制造平台,却仍然是个不大不小的问号。因为这些少数大而全的超级系统,往往很难帮助用户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解决那些在设备应用层面出现的各种专业领域的具体技术问题,如:液压、气动、机器人...等等。从这个角度看,跨领域、跨系统之间的数据共享和信息交互,就显得尤为重要。

 

 

有意思的是,用于实现跨系统网络互通的通用以太网技术,在今年也悄悄的浮现在我们眼前了,并受到了各方的关注。先是在 SPS IPC Drive 上,,并在其官方推文中阐述了,紧接着,并携 Beckhoff 发布了一款名为 。与此同时,一些业内媒体也开始就此发文评论了 。

 

老实说,目前这项技术距离最终落实到具体产品和应用场景,至少还有 1~2 年的时间,而若要在各个行业应用普及,目测也应该是三五年以后的事情了,并且这期间必定会存在各种曲折和不确定性因素,例如:协议标准推广、迭代升级,各厂家在协议技术细节上的博弈和妥协...等等。

 

不过,这种跨系统网络互通技术的出现,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在不“颠覆”现有系统架构的情况下,灵活的融入各学科专业技术的可能性;和在制造技术趋向融合的大方向上,继续保持术业有专攻的重要性。如此看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GE 要出售其工业部门以专注于 Predix 的升级和业务发展;以及,为什么。

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站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看到的那个未来似乎是已经注定了的,而在技术选择和应用实施时,我们依然还是可以有着非常灵活、多样的选择的。因为,制造融合其实是产业升级过程中的一系列阶段性结果,而不是最终目的;所谓的数字化集成、信息化整合...等等,只不过是期间可能会使用到的一些(而不是全部)技术手段而已。

 

在这个过程中,任何能够创造商业价值和经济利益的技术和产品,都将会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2018年1月2日
浏览量:0
收藏